主页 > 法律在线 >
西北涉黑大案:扫黑办主任成“黑老大”专案组设鸿门宴请君入瓮
发布日期:2022-09-21 20:59   来源:未知   阅读:

  他究竟是如何一手遮天的?“黑白通吃”的他为什么没有人检举揭发?又是为何有人自愿充当保护伞的?

  十九年前家住新疆石河子的市民林忠民的妻子被人杀害,回想起当年的场景,林忠民仍然历历在目。

  林忠民和妻子程丽萍经营着一家烧烤店,日子过得还算甜美,可这平凡的日子却要在不久以后发生一场“突变”。

  2002年3月的一天晚上,林忠民和妻子照常在烧烤店做生意,因为晚上吃烧烤喝酒的人本来就很多,夫妻二人会对来的顾客稍有些力不从心。

  而此时烧烤店内出现了一名男顾客,走到烧烤店内后开口就对着程丽萍说:咱这有不要钱的烧烤没有?

  而程丽萍也在忙着烤串,觉得是这位顾客喝多了在拿她打趣,于是程丽萍抬起头笑着说:老板,咱这不要钱的烤串还没开始烤呢。

  可让程丽萍万万没想到的是,正是她这不经意的一句话,竟让自己引来杀身之祸,酿成了日后严重的后果。

  这名客人听了程丽萍的话后,瞬间激动了起来,拿起身旁的椅子就要打人,可双拳难敌四手,眼看自己落得下风,走出烧烤店又叫来了多名同伙,而刚叫来的两名同伙手中还拿着家伙,两把弹簧刀!

  看到有人来店里惹事,在后厨做饭的林忠民和儿子急忙地赶出来,出来后便和对方骂了起来,随后就发生了肢体冲突,眼看着儿子有危险,程丽萍往前跑了一下挡在了儿子的面前,可这一挡一把弹簧刀直冲冲的刺入了程丽萍的腹部。

  被刺后的程丽萍倒在了店门口,而那三名闹事者眼看着要出人命头也不回地就跑了,可当程丽萍被送往医院后还是不幸身亡。

  林家随即报警,其中有两名嫌疑人被捕,可问题是偏偏那个持刀致程丽萍死亡的嫌疑人仍旧逍遥法外。

  而据警方当时的说法,这个人叫马迎春,在进行逮捕的时候警方没有查到任何蛛丝马迹。

  可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一个人又不会人间蒸发,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呢,可面对警方的说法,林忠民也没办法,只能将希望寄托于被捕的另外两名嫌疑人了。

  后续了解到,进烧烤店挑起事端的男顾客名叫顾翔,可在之后的审理中,顾翔非但没有受到法律的惩处,反而宣判的结果令林忠民和其儿子感到难以置信。

  在法庭上顾翔与另外一名嫌疑人都只被认定为寻衅滋事罪,而不是故意伤害和故意杀人罪,判的也都只是缓刑,换而言之就是这几个犯罪嫌疑人在造成程丽萍的死亡后一天牢都不用坐!

  林家失去的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可另一边犯罪嫌疑人不但不需要承担自己的过错,反而还可以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照常生活。

  林家父子面对着这样的判决结果深感不满,可判决书已经下发,已经不可以再提起上诉,无奈之下的林家父子多次奔波与高级政府进行投诉,可始终没有结果。

  可石河子的“保护伞”并不单单体现在这一起案件当中,“黑白通吃”的幕后主使究竟是谁?

  2009年在石河子又出现了一起杀人案,这次的受害者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名叫胡铁柱,案发当天晚上,胡铁柱和朋友一块在KTV聚会。

  正当玩得尽兴的时候,这时胡铁柱的包厢内进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子,这名陌生的男子名叫张磊,看着这名陌生男子好像喝多了的样子,胡铁柱和朋友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善意的告诉他走错了包厢,并询问他在哪个包厢将他送回去。

  可这两句善意的提醒不知道从哪惹怒了张磊,张磊随手操起酒瓶就像胡铁柱砸了过来,胡铁柱生来老实怕惹事,便叫来了KTV的保安将张磊轰了出去。

  经过这么一闹,胡铁柱和朋友玩的心思全无,便打算早早散场回家,可就当胡铁柱刚刚走到停车场他就发现,有好几个人在冲着自己走过来。

  最可怕的是这三个人手中全都拿着弹簧刀,而这三个人也正是张磊叫过来报复胡铁柱的,最终胡铁柱倒在了血泊中。

  而胡家人也和林家父子一样,可就在石河子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这起案件后,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令胡家人直不起来腰。

  在后续的审判中,三名嫌疑人分别只判了:有期徒刑14年、9年和2年1个月。

  至于先动手打胡铁柱的张磊本应该是主犯,但却只判了5年,面对这样的结果就让胡铁柱的妻子崩溃了。

  胡铁柱的妻子在法院上表示:“我丈夫被人杀了才判5年,我对你们这群人恨之入骨!”

  2018年年初由中央部署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式打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扫黑办接到了多起举报,而这些举报不约而同的全部指向了石河子市公安局副局长“黑老大”白波。

  在扫黑办的后续调查中发现,这位“位高权重”的副局长生于1970年,当年48岁,不仅在担任了副局长的同时也担任了党委委员,主管刑侦经侦和禁毒,同时还是这个石河子公安局打黑办的主任。

  如果白波真如举报信中所说那么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可想而知当地老百姓是怎样生活在白波的“魔爪”下的。

  为了核实举报信内容的真伪,专案组首先调取了白波与家人的银行流水,这一查让扫黑办的工作人员大惊失色。

  白波的银行流水全都是几万几十万的转账,最多的更是达到了百万元,可经了解白波的妻子并没有工作,仅仅依靠白波的工资根本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现金流。

  而仅仅依靠银行流水并不足以断罪白波,于是专案组继续秘密地对白波进行调查,可接下来查到的事情再一次出乎了专案组的意料。

  专案组发现早在2004年3月乌鲁木齐海关缉私局抓到了一个叫周雪峰的人,这个人携带大量毒品入境,按照法律规定周雪峰携带的毒品重量早已超过了50克,应处以7年以上至无期徒刑。

  可周雪峰仅仅在看守所里待了14天就被无罪释放,中国向来严打毒品犯罪,更何况是携带了大量的毒品入境,这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地方黑社会”了。

  而当专案组再往深处调查后发现,在周雪峰被逮捕第二天后,石河子公安局向乌鲁木齐海关缉私局出具了一份特勤声明。

  特勤声明中表示:周雪峰是我局局内的特级线人!并要求缉私局放人将这个案子移交给石河子公安局进行处理。

  而亲自“上门要人”的不是别人,正是石河子公安局副局长白波,可如果周雪峰真的是他们的线人,那么也是说得过去的。

  可线人都是会在局内建档,而当专案组把历年的档案一一调出后发现,近千份档案中居然找不到周雪峰。

  此时真相也逐渐浮出了水面,说明白波公然伪造证明,帮助一名贩毒嫌疑人脱罪,这简直就是徇私枉法胆大包天了。

  后来专案组查明后发现,这个周雪峰和白波是发小,两人打小就认识,而且两人的关系也是相当的不错!

  而专案组顺藤摸瓜,依葫芦画瓢的继续深入调查,重新翻阅了当年林家和胡家的两个案子后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结果发现林家的案子中犯罪嫌疑人顾翔的弟弟顾军,恰恰是石河子公安局刑侦支队的警察,而顾军又和白波关系甚好。

  而胡家的案子中和胡铁柱起冲突的嫌疑人张磊,也跟白波关系密切更和白波有着数笔大金额的交易。

  三个案子最终居然是“殊途同归”全都跟白波扯上了关系,看来白波就是像举报信中的一样“只手遮天”。

  而白波的微信签名更是体现出了他的野心:春申门下三千客,小杜城南五尺天。 而这句话正是民国时期上海著名“黑老大”杜月笙的“名句”,难道这个白波也要像杜月笙一样当上只手遮天的“黑老大”?

  在后续的调查发现白波在“地下”更是出名,其实白波最初也只是一名小小的禁毒警察,后来当上了禁毒大队的队长,再后来又被提拔为刑侦支队副队长,最后于2014年白波当上了石河子市公安局副局长。

  而就在白波一节一节往上爬的时候,身边的狐朋狗友也越来越多,开游戏厅、赌场,总之都是一些“地下”见不得光的朋友。

  而只要这些朋友,只要白波答应就没有办不妥的事,在石河子的白波就像在上海的杜月笙一样,让外人看着是一个比较仗义的人,只要白波答应的事就不用自己再操心。

  那些所谓的“赌场”在白波的保护之下不论怎么查都会“屹立不倒”,而只要一有消息白波就会抢先一步通知赌场的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副局长,使社会上被搅的乌烟瘴气,而这些人为了感谢白波的“帮扶”也会经常的给白波送去金钱利益。

  而调查到此已经完全可以确定白波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罪等多项罪名,可以对白波及其团伙成员进行逮捕。

  专案组在经过细致的规划后决定专门对白波设一场“鸿门宴”,来一个“瓮中捉鳖”!很快专案组从各地调来了300余名警力个个荷枪实弹,一切准备妥当只欠“东风”。

  专案组人员和各级领导在一处饭店内约见了白波,而白波始终没有料到这将是他的最后一次“晚餐”。

  到达饭店后,专案组人员为了不打草惊蛇先拿起了筷子吃了起来,而坐在正对面的白波和他的“得力干将”们好像察觉到了气氛异常,迟迟不肯动筷子,而是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的环顾四周。

  可是白波仍是不敢动筷子,只是坐在座位上傻笑,明明“高朋满座”却显得异常冷清。

  而就在这紧张万分的时刻,突然一堆荷枪实弹的武警冲了进来,在白波等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就把他们拿下了。

  白波及其团伙成员终于落网,而白波究竟是怎样一手遮天的呢,审讯警方也在一层一层地揭下白波的面纱。

  原来林忠民妻子程丽萍被害案中的嫌疑人顾翔和马迎春,当他们犯罪后找到了白波,白波立马替他们“出谋划策”,让马迎春逃到了广州,投奔的正好是贩毒嫌疑人周雪峰的弟弟周雪山,藏好了马迎春,白波知道这个案子基本上就是无解了。

  因为马迎春是主犯,如果主犯不在那么在法庭上就属于证据缺失,而法院只能根据疑罪从无来判定。

  所以正是由于主犯马迎春不在,案件中的诸多事实无法证实,法院最终只能以寻衅滋事罪定罪。

  而林家的案子更是让警方感到蹊跷,胡铁柱身亡后张磊第一时间也是找到了白波,而白波见到张磊后就给张磊出了主意,让张磊赶紧拿钱去赔偿死者家属,而张磊没钱,于是白波就自掏腰包给了张磊几万块钱还让其他小弟筹了十几万给了张磊。

  钱送过去后张磊对着受害人家属说:“钱就这么多,要的话就拿着,不要一分钱都没有。”

  将钱送过去后,白波讲张磊一伙人叫到一起,教他们串供把张磊说成从犯,正是在白波的运作之下法院最终只认定张磊是从犯,这就是张磊只被判5年的原因。

  而周雪峰贩毒案正如专案组查到的那样一份假的特勤证明,就让一个本该遭受牢狱之灾的贩毒嫌疑人摇身一变成了公安局的内部人员。

  白波可不会就这样白白帮忙,就在白波“营救”周雪峰之前,白波收了周雪峰家里人送的20万元钱。

  三起案件的真相浮出了水面,多年以来白波在石河子“只手遮天”,最后专案组统计白波涉及案件多达60余起。

  2020年4月法院对白波进行了审判,认定他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徇私枉法罪、窝藏罪等多项罪名,判处有期徒刑2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而白波的“手下”30余名犯罪嫌疑人分别被判处20年到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最终石河子最大的“黑社会”性质的“保护伞”最终被绳之以法,而更需要感谢的是中央和扫黑除恶办公室,对于“蛀虫”毫不手软,使恶贯满盈之人终得伏法,还百姓一片青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