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金融新闻 >
千古文人第一cp:一起来看诗人元稹、白居易的深厚情谊
发布日期:2020-07-25 01:32   来源:未知   阅读:

梦微之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草树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

这首《梦微之》是白居易在元稹离世九年后所做的一首悼亡诗。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元稹埋在黄泉之下,泥土侵蚀着他的身体,也许早已和泥化作尘土,我也只是顶着满头白发暂时居住在人间。

白居易写下这首诗时,身边不是缺乏朋友,亦不是敌人泛滥,白居易一生有很多朋友,如李商隐就是他的忘年交,也正因如此,在时隔九年后,他的思友之情才愈显得弥足珍贵。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公元803年,二十四岁的元稹与大他七岁的白居易同登书判拔萃科,一起被分配到秘书省当校书郎,于是二人“同年同拜校书郎,触处潜行烂漫狂”。

从此两人形影不离,流连于花前月下,“花下鞍马游,雪中杯酒欢”、“月夜与花时,少逢杯酒乐”、“春风日高睡,秋月夜深看”。

然而幸福相聚总是短暂的,二人踏上仕途以后便是分多聚少。只能以诗句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了。

元稹对白居易是“春草绿茸云色白,想君骑马好仪容。”白居易对元稹是“同心一人去,坐觉长安空。” 一个是想起了对方的好仪容,一个是心里空落落了。

元和十年,丞相武元衡遇刺身亡,白居易因为率先上疏请求朝廷紧急捕捉刺杀武元衡的凶手,遭到朝中奸党诬陷,被降职贬为江州司马。元稹听说这件事后,当即写下了《闻乐天左降江州司马》一诗: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

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白居易在江州读到这首诗后十分感动,对“垂死病中惊坐起”一句感触尤深。后来,他在给元稹的回信中说:“此句他人尚不可闻,况仆心哉!至今每吟,犹恻侧耳。”

白居易在得知元稹得病后,立刻寄去轻透衣服:

……浅色彀衫轻似雾,纺花纱裤薄于云

莫嫌轻薄但知著,犹恐通州热杀君……

白居易还寄去江州出产的凉席:

滑如铺薤叶,冷似卧龙鳞。

清润宜乘露,鲜华不受尘。

通州炎瘴地,此物最关身。

长庆二年,因朝中朋党倾轧,白居易请求外放,朝廷任命他为杭州刺史。他在杭州任职期间,元稹转任浙东观察使。因为浙东、杭州两地离得不是太远,元白二人之间常有许多往还的赠答诗篇。当白居易任满离开杭州时,元稹要求白居易交出全部作品,替白居易编辑了《白氏长庆集》五十卷。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两人唱和三十余年,来往通信1800多封,互赠诗篇接近1000篇。

在了解这两个男人的旷世友情之后,也让我们一起读读这对千古第一cp留下的诗文。01 多情才子元稹

离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