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前沿 >
广告小游戏都不放过多款人气游戏遭破解Ohayoo怒了
发布日期:2021-07-19 03:10   来源:未知   阅读:

  如同游戏玩家对外挂深恶痛绝,游戏厂商对破解也是恨之入骨。除了《赛博朋克2077》的开发商CD Projekt这样对盗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至于网友戏称其为“波兰蠢驴”的业界“奇葩”,大多数知名游戏公司的发展史中,反盗版都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随着手游时代的来临,游戏黑产的主战场也在逐渐向移动平台转移,尤其是抽卡游戏动辄648元一单的高昂售价,让许多不法分子看到了可乘之机。如果说付费游戏被破解是玩家欲望与财力的不匹配导致的“情有可原”,那免费游戏被破解呢?

  最近,字节跳动旗下休闲游戏发行品牌Ohayoo曝光了一起维权案例,引起了一片哗然,这些对玩家来说不需要花钱、仅看广告就可正常玩的免费游戏不仅被破解了,还让破解者赚到了钱……

  根据Ohayoo公众号的报道,7月4日,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公安局破获一起涉嫌侵犯著作权罪的案件:6名犯罪嫌疑人涉嫌侵犯300余款休闲游戏著作权,非法获利200余万元。

  警方调查发现,赛马高手坛80858,武汉某网络技术公司将300余款网络游戏进行复制、开发外挂,并将游戏资源发布在自建私服平台上。不仅如此,该公司还对游戏中的存档、广告投放等游戏逻辑进行修改,在某知名电商平台注册的店铺中以“21亿金币,广告秒过,1-100倍加速器”对外销售,非法获利200余万元。

  向警方报案的正是Ohayoo,在300余款被侵权游戏中,包含有《翡翠大师》、《宝箱与勇士》等11款由Ohayoo发行的产品。

  字节跳动旗下主要有两大发行品牌,分别为专攻休闲游戏的Ohayoo、中重度游戏发行平台朝夕光年。Ohayoo发行的基本都是通过广告变现的免费超休闲游戏,玩家无需付费购买游戏道具,只需观看游戏内的广告即可获得各类增益,而游戏厂商也是靠这些广告获取绵薄的收入。

  作为欧美市场长期屠榜App Store免费榜的游戏品类,超休闲游戏因其简单易上手的游戏机制和轻量化的内容设计而受到海量轻度游戏用户的喜爱。在国内市场,Ohayoo则是超休闲游戏市场的领跑者,《宝剑大师》、《翡翠大师》、《王蓝莓的幸福生活》……几乎Ohayoo发布的每款超休闲游戏都是从免费榜榜首开始自己的运营征程。

  也正因为开发成本较低、团队规模较小,香港赛马会论坛心水,因而在维权这件事上超休闲游戏的开发者们往往显得有些力不能及,但由于这些游戏的收入主要来自广告,所以看上去并不太会被破解者们盯上。

  然而从前述报道中,我们还是感受到了人心的难料。即使是看看广告就能获得额外的游戏道具,还是有用户宁愿付费购买这些破解版,来规避这些通常只有30秒的视频广告,也有玩家为了节省精力和财力,选择付费购买这些远比正版便宜的游戏金币。

  玩家愿意花钱玩个爽,侧面说明了当下超休闲游戏对国内玩家的吸引力,也证明了这些人气游戏的优秀。

  不过,也正是这些灰色需求的不断涌现,最终导致超休闲游戏这片净土也终于还是迎来了铤而走险的技术罪犯。

  事实上,Ohayoo发行的超休闲游戏被破解并非个案,由于这类游戏的开发者们维权力度并不大,相较于大型单机游戏盗版的遮遮掩掩,超休闲游戏的破解在网络上竟显得有些堂而皇之。

  在某知名电商平台上,无需任何暗号,只需要搜索“休闲游戏 破解”就可以看到大量休闲游戏的破解资源。破解的内容也因游戏本身的性质而有所区别,例如有内购模式的游戏可破解大量付费金币或道具,而对于广告变现的游戏则可在屏蔽广告的前提下获得本应看完广告才可解锁的额外增益。

  本质而言,超休闲游戏和单机游戏并无显著差别,其数据运算与存储基本都是在本地完成,联网仅仅是为了获取广告提供商持续更新的视频广告,在断网状态下大多数超休闲游戏都可以正常运行。正是这样的特性让超休闲游戏的破解成本相对较低,仅需修改本地存档或代码即可快速实现游戏破解。

  对于玩家而言,这些仅售3~5元的破解资源确实极具性价比,甚至还不及多数应用内购买的游戏6元的起充门槛。鉴于破解难度的低下和游戏受众的广泛,薄利多销成为这些不法之徒的谋生之道。

  不过,这种在电商平台上直接兜售破解资源的充其量是个人或团伙作案,对于超休闲游戏的黑产来说只是冰山一角,在海面之下,连平台都参与其中的破解资源分发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这句提示透露出这是一个二次破解包,即在原版的基础上被破解者植入了广告系统,之后“友商”又粗暴地删除了Mainfest文件里的广告界面配置,以自己的广告系统取而代之。

  这是一种在海外市场非常常见的免费手游破解方式,由于这类手游基本没有任何付费点,破解者想要盈利只能通过植入自己的广告系统来变现,基于安卓系统的高开放性与自由度,这类破解方法在进入国内市场后更为变本加厉。

  在网上存在有大量类似的第三方软件下载站,专门通过提供破解资源来引诱用户点击下载,规范一些的网站仅靠流量和页面广告获利,更有甚者在资源上捆绑广告或直接植入病毒来获取非法收入。

  在知乎上有网友曾发问“游戏开发者如何看待自己的游戏被破解”,其中一位游戏开发者基于真实经历的回答让人很有感触。

  这位开发者所在团队的新游上线App Store一周后,在第三方数据平台友盟查到的充值数据达到190多万,但在App Store后台实际收入仅不到1000美金。如此巨大的差额背后正是盗版游戏资源的泛滥。在玩家交流群中,更有许多玩家公然声称自己玩的是破解版,还向其他玩家“无私分享”破解方法。

  在痛定思痛之后,这位开发者也加入了“高筑墙”的阵营,试图通过提高破解难度实现反盗版,但他很快发现只要数据在本地,无论本地加密技术有多强大,“下载正版+自己破解数据”的方式都可以轻松绕过反破解门槛。

  为解决这一问题,许多厂商选择了全程强制联网的解决方案,通过将存档部署在服务器端进行相关的数据验证。但这样的方式却给普通玩家带来了困扰,不仅会在读取游戏数据时频繁转圈读条,还会导致玩家在火车、飞机等信号不佳或不能联网的环境下无法脱机游玩。

  在游戏开发者为此愁容满面之时,原本被用于规范游戏厂商经营行为的版号制度意外成为了一根救命稻草。在现有制度下,只有拿到版号的游戏才能上架并收费运营,直接通过修改、分发、运营无版号游戏来牟利的想法也彻底作古。

  但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不需要应用内收费的广告变现游戏,现阶段依然无需版号即可发行,因而维权难度相较于有版号的游戏要大许多,如果没有Ohayoo这样的知名发行商出手,许多超休闲游戏可能仍然面临“正版还没盗版赚得多”的窘境。

  在网上,关于“国产单机游戏的衰亡到底是因为盗版猖獗还是网游兴起”的讨论经久不息,但无论如何,经历过那个盗版游戏泛滥成灾的年代的人谈及那段往事还是会一声叹息。随着手游时代的来临,中国的游戏厂商在游戏市场的占比和话语权都来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唯有政府、平台、开发者多方联手共同打击游戏侵权,维护市场秩序,中国游戏产业才能避免重蹈单机时代的覆辙,在未来日趋激烈的全球市场竞争中创新不断、长盛不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