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前沿 >
蔡英文家族的黑历史
发布日期:2022-08-23 10:32   来源:未知   阅读:

  故事要从蔡英文的父亲开始说起蔡洁生1920年在台湾屏东枫港出生,其父蔡招来是枫港的农民,家庭条件非常贫困

  时值台湾正被日本殖民,蔡洁生从小接受日本教育,说得一口流利的日语,生活习惯也与日本人并无二异1931年九一八后,日本占领东三省建立了伪满洲国,隔年,小学毕业才12岁的蔡洁生被日本人送去东北,学习机械修理,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蔡洁生被分配到大连机场担任机械师,为日军维修战机

  多年以后,为了反驳外界对于蔡洁生曾协助日本侵华的汉奸指控,发言人回应称蔡父当年在东北只是修理民用航空器,不是维修战机

  然而,在二战的时空之下,连旅馆和民房都难逃被日军征用的下场,在东北哪里有单纯的日本民航,这样的辩驳实在苍白无力。更为关键的是,二战结束前的1944年,蔡洁生被日本人调回台湾冈山机场服务,冈山机场是日军在海外最大的空军基地,投送至大陆和东南亚的轰炸机几乎都是从这里起飞。对于这一点,蔡英文始终选择回避。时间来到1945年。这年夏天,日本战败投降,蒋介石派部队接管台湾,日本结束了自马关条约起对台湾长达整整50年的殖民统治,台湾正式光复。很快国共内战接踵而来,为了填补战争带来的巨大亏空,在台湾无上限发行台币攫取民间资源,又把多种商品设为国有专卖,在货币超发和物资垄断之下,台湾岛内物价飞涨,通货膨胀百倍以上,大量人口失业。加之大陆来台的各级官员吏治腐败军警横行,短短一年时间里,接收就变成了“劫收”,台湾民众对于的态度从满怀期待变为了十分不满,最终,一个意外事件点燃了整个台湾。1947年2月27日,台北市烟草专卖局的一组稽查小队在查抄贩卖私烟的小贩时,打伤了一位妇女摊主,此举激怒了周遭的围观群众,混乱中一个警员向人群开枪,一位路过看热闹的无辜市民被打死。隔天上午上千名群众前往行政公署请愿要求严惩凶手,没想到公署楼上的卫兵对人群开枪扫射,当场造成多人死伤,史称二·二八事件。二二八彻底激起了台湾人民对于的反抗,尤其是许多怀念日据时代的精日分子煽风点火,很快演变为全岛范围的武装起义,整个台湾社会完全失控。为防止事态恶化,蒋介石将上海21军部队紧急调往台湾,进行血腥,并在民间实施高压政策,逮捕所有可疑人员,最终造成两万人死亡,无数人受伤。

  228时采取宁错杀不放过原则,许多无辜民众当街被处决二二八是在台湾犯下的原罪,也是后来长达几十年里台湾本省人和外省人矛盾之根源,成立之后,二二八成为了其天然的政治提款机,是分子们煽动族群对立鼓吹本土意识最有效的宣传工具,某种意义上讲,如今两岸关系恶化,岛内横行,毫无招架之力的局面,正是这朵恶花结出的恶果。巧合的是,台湾解严后第一部以二二八为背景创作的电影,就是侯孝贤执导,梁朝伟主演的《悲情城市》,而这部戏背后的两位投资人,一个是蔡康永的大老板邱复生,另一个则是大小S的黑道干爹杨登魁,背后的故事感兴趣的请移步台湾娱乐史之前的相关文章,本文就不再赘述照理来说,像蔡洁生这般,在日据时代做过精日皇民,又曾有过日本关东军服役背景的人,在二二八那样风声鹤唳的社会背景下,绝对会被贴上汉奸标签,是特务重点监控和打击的对象。然而神奇的是,就在二二八发生的1947年,年仅27岁的蔡洁生不仅丝毫没有受到的影响,甚至逆市从屏东北上,来到当时最乱的台北发展,还在市中心黄金地段的中山北路上开起一间朝阳汽车公司,做起了汽车维修的生意。此后短短几年时间里,尽管台湾又先后经历了蒋介石兵败迁台以及朝鲜战争爆发美军介入台海等一系列动乱,可蔡洁生却一路顺风顺水,修车生意越做越大,在此期间甚至连娶了四房老婆(都没领证),生出了包括蔡英文在内的11个子女!蔡洁生到底有着怎样的能耐,可以在这样的乱世里迅速发迹呢?那就不得不提到另外一个关键人物——伍守恭。伍守恭1900年生,祖籍江苏武进(现常州),伍家是江浙有名的望族,是蒋介石背后的金主财阀之一,蒋介石北伐时的资金,有许多就是伍家为他筹集的。1918年伍守恭进入东吴大学(苏州大学前身)学习法律,而后在芝加哥大学拿到了法学和政治学博士,回国后在上海成立允孚律师事务所,专为蒋宋家族处理法务事宜。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当时伍守恭律所其中一位合伙人名叫蔡六乘,此人是杜月笙的御用律师,而蔡六乘的孙子,正是阿里巴巴的创始人之一,如今阿里的二号人物——蔡崇信,这一条支线和本集主题无关,这里就按下不表。表面上看,伍守恭白白净净文质彬彬,是叱咤上海滩的风云律师,但实际上,他还有另外一个秘密身份——军统特工。爱看谍战片的朋友们应该知道,内的军统和中统就像美国FBI和CIA,是蒋介石特务治国的核心机构,承担着对外搜集情报资讯,对内监控党员的职能。利用律师工作社交广消息灵的天然优势,伍守恭可以获得许多一手涉外信息,轻松掌握工商界人士的一举一动。以下这份我在台北档案馆查到的1947年版《台湾时人志》影印资料中,清晰记录了伍守恭担任军事委员会战地服务团二区主任的详细履历,他的军系背景可见一斑。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根据规定,在台湾的日本人将被遣返回国,这些人离开时按人头每人能带走的现钞不得超过一千日元,其余的一切私产将通通交由日产处理委员会接收,而伍守恭就是这个委员会里的二号人物,担任常务委员。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权力和油水都极大的机构,蒋介石能派去查抄日产的人,绝对是他自己的直系亲信,而伍守恭也需要得力干将来为自己办事,当时他手下其中一个马仔,正是蔡洁生。伍蔡二人具体如何相识,如今已不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伍守恭之所以会重用蔡洁生,一方面是念其掌握熟练的日语,方便与日本人沟通交涉,更为重要的一点,则是看中了他接受过专业训练,有机械维修的技术背景。彼时日本人离开台湾,留下大量车产,伍守恭授意蔡洁生在台北开办汽修工厂,既可以将军用车辆改装维修后送往大陆剿共,又可以在民用轿车中物色好货,转手据为己有,实在一举两得。此后几年间,伍守恭经手的资产不计其数,除了上缴“”变为党产的部分之外,自然还有许多经过五鬼搬运,落进了高层权贵家族的口袋。正是有了伍守恭的庇护,蔡洁生才得以在台湾最黑暗的年代里躲过军统清算,当大人物们搜刮民脂大快朵颐之时,蔡洁生跟在后面喝汤捡渣,养活四个老婆和十一个子女也都是卓卓有余了。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美国开始驻军协防台湾,造成了两岸从此跨海分治,至今迟迟没有统一的复杂局面。而这些在台美军,很快就成了蔡洁生的财神爷,朝阳汽车公司不仅帮助美军官兵维修汽车,还借机倒卖进口汽车,很明显,若不是背后有人,在当时那个外汇严格管制的年代,一个普通车厂老板怎么可能做美军生意挣美元现钞。几年之后,1956年8月31日,蔡英文在台北出生,此时蔡家的经济条件已经非常优渥。蔡英文的生母张金凤是蔡洁生的第四房老婆,张金凤嫁给蔡洁生之前,曾为一个日本男人生下一子,时值日本战败,男人抛下母子回了日本,于是小孩随了母姓取名张柏年,直到多年以后,蔡洁生去世,蔡家儿女们陷入争产纠纷打起官司,蔡英文这个同母异父的哥哥才被曝光出来。

  由于是家中最小的孩子,蔡英文还有一个日本小名“ちびや”(发音“吉米牙”,意思是小不点),蔡洁生不仅给她请了日语家教,平日里自己也会和她用日语对话。在这种多房妻妾合居一室的家庭环境下,蔡英文从小养成了察言观色的习惯,也形成了比较孤僻不爱说话的性格,虽然都是一家人,但平日里和蔡英文关系最好的,还是生母张金凤这边的几个哥哥姐姐。时间来到1960年。这年年中,蒋介石最为钟爱的一台加长凯迪拉克轿车传动轴断裂坏了,由于此车是限量款,蒋府找了很多人问都说修不了,车子只能停在官邸大院,蒋介石非常郁闷。当时蒋介石的侍卫长是胡炘中将,经伍守恭介绍,他把这个情况告诉了蔡洁生,几周之后,蔡洁生居然从韩国弄来一块朝鲜战争时麦克阿瑟坐过的同款凯迪拉克车上拆下来的传动轴,愣是把蒋介石的车子给修好了。以上这则故事来自胡炘本人的回忆,据他描述,当他知道蔡洁生的汽车配件是走私而来,怕蒋介石知道后会生气,于是建议蔡洁生与蒋介石见面时带上一个小孩缓和气氛,没想到这个小孩在蒋家官邸里哭闹不止,把书房内的宋美龄引了出来,宋美龄叫佣人拿出糖果,并亲自带小孩进屋画画。胡炘并没有提孩子是谁,只写是蔡洁生的女儿,然而根据故事描述以及1960年的时间推算,这个小孩只可能是当时只有四岁的蔡英文!历史真是给人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1965年,越战爆发,美国以台湾为跳板,在台增兵超过三万人,中山北路上很快扩建出美军顾问团东西两个营区,并设立了美军俱乐部,供官兵休闲娱乐之用。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蔡洁生迅速就在营区隔壁盖起了一座宾馆,名曰“林口大饭店”,酒店正门入口设计成风车造型,懂行的人一看就能明白,这是模仿巴黎著名的红磨坊夜总会,是饮酒作乐的红灯区。

  林口饭店的舞女都持有台北市政府发放的出台执照不久后,蔡洁生又在街对面修建了一栋更加豪华的乐马饭店,酒店楼高七层,是当时台北最高的建筑物之一,两家酒店分工明确,前者做美军士兵生意,后者则是服务于美军高级将领。凭借着这两家酒店的皮肉生意,蔡洁生大发横财,在1960年代,蔡家已经名列台北纳税人前十之列。任何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酒肉欢场不仅是日进斗金的印钞机,更是各种消息资讯的集散地,蔡洁生能经营如此特种行业,背后显然是有上峰授意。也正是蔡洁生的这两家酒店,彻底暴露了他的军统背景,接下来这些证据便是石锤中的石锤。下面这两张建照是从台北土地部门查到的资料,大家可以清晰看到,早在1950年代,蔡洁生的上线,时任日产处理委员会主委的伍守恭,曾从日本人手里接收到一块中山北路的土地,地号为圆山段54之9和之10。越战爆发后,伍守恭将这块土地一分为二,其中54之10地号,转到了蔡洁生三个儿子名下,盖起了林口大饭店。而剩下相邻的54之9部分,则是给了美方,上面修建了美军士兵俱乐部,如此安排,显然是有意为之。从以下这张1969年中山北路的街景旧照可以清楚看到,蔡洁生的林口大饭店和美军俱乐部共用一个大门,两家招牌都挂在一起,出入都是美国人。

  再来看对面乐马饭店土地的由来,根据建照变更资料显示,饭店所在的圆山段55地号,是蔡洁生从一个名叫任觉五的人手里获得,然后转入了他新成立的正中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名下。要知道,在蒋氏父子的威权时代,一家公司敢取名正中,完全不避蒋中正名号,背后关系绝非等闲(比如当时的正中书局,就是中统头子陈立夫创办)。而乐马饭店土地的上一个主人任觉五,来头更是非同一般,他是蒋介石十三太保之一,复兴社骨干,时任革命实践院副主任(蒋介石是主任),黄埔四期老资格特务头子。更加巧合的是,就在蔡洁生转行酒店生意后不久,他便关掉了自己的修车工厂,并把车场土地转让给了别人,后者在上面又修起一座晶华酒店,同样做着美国人生意。

  根据以上资料,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读者都不难看出,蔡洁生绝对不是日后蔡英文口中所谓白手起家的普通商人,从他创建汽修工厂,再转行酒店做美军皮肉生意,背后始终有着军统背景,蔡洁生分明就是为高层办事的白手套,可谓不折不扣的蒋氏家奴。而在了解了蔡洁生的“”关系之后,接下来我们再一起来看蔡英文后面的发迹经历,很多常人无法解释的疑点也就自然有了答案。由于是蔡家幺女,蔡洁生对蔡英文的要求并不像其他哥哥姐姐那么严格。蔡英文从小不爱读书,上小学时成绩就已经很差,好在1968年时,蔡英文赶上了台湾将六年制义务教育延长到九年,她不用考试就升入了北安国中。进入中学后,蔡英文功课丝毫没有任何进步,依旧很烂,其中以英文尤甚,也正是在那个时候,班上同学给她取了个外号叫“菜英文”,以下两段内容截自蔡英文早年出版的自传,大家可以仔细感受一下她的自白。

  从小学到高中的十多年间,蔡英文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学渣,然而到了1974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高中毕业的蔡英文竟然考入了台湾大学法律系!要知道,台大是台湾最好的大学,而法律系则是台大分数要求最高的院系之一,一个高考英语只得了40分的学生,要能考进台学院,算下来其他科目必须接近满分,如果真能如此咸鱼翻身,简直是个值得大书特书的教育奇迹,然而蔡英文的自传中对此只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给出了一个自己高三下学期突然开窍的理由。可能吗?当然不可能,蔡英文之所以能进入台大,当然是走了后门。线年),台北市迎来一位新市长,名叫张丰绪。张丰绪的父亲张山钟是屏东望族乡绅,早年蒋经国在台湾筹建青年救国团时需要资金,张山钟向他捐了300万,没想到这一笔政治赌注押宝成功,这一年蒋经国升任“行政院长”,正式从蒋介石手中接班掌权,于是张山钟的儿子张丰绪也得以升迁。张丰绪此前只是屏东县县长,如今一跃成为了台北市长,他心里非常清楚,台北是个龙潭虎穴,自己这个从南部乡下上来的新市长,要是没有自己的势力,恐怕很难在这个山头林立的地方站住脚跟。于是张丰绪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筹建同乡会,希望把全台北有实力的屏东老乡集结起来一起抱团,变成一个利益共同体,而这项工作,正是蔡洁生具体负责张罗。1973年9月,第一届屏东旅北同乡会在乐马饭店宴会厅成立,第一批成员一共四百多人,蔡洁生被推选为理事长,此后他们以乐马饭店为据点,每三个月固定聚会一次,每年发展新一批成员,大家在各自领域里互通有无相互帮扶。

  第一届旅北同乡会里排名第一的人物,叫做戴炎辉,他是张山钟的女婿,张丰绪的小舅子,时任台湾“司法院”副院长(隔年成了院长)。而他的儿子戴东雄,正是台律系教授,后来的台学院院长,在戴氏父子的帮助下,学渣蔡英文进入台律系也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了在未来几十年里,屏东旅北同乡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了蔡洁生一生最大的政治遗产,也为蔡英文日后发展一路保驾护航,直到今天,这个跨越了蓝绿党派的地下秘密组织依旧还在运作,是台湾政坛背后的深层政府deepstate。蔡英文“考”入台大的这一年,蔡洁生在阳明山拿到一块土地修建了别墅,一家人搬了进去(琼瑶拍电影时还曾借过他家房子)。彼时阳明山上还没通公交,为了蔡英文上学方便,蔡洁生给她买了一台红色福特轿车,1970年代里,蔡英文是极少数有能力开车上学的台大学生。原本蔡英文就有学习障碍,成绩一直很差,法律专业也是蔡洁生指定逼她读的(蔡洁生觉得蔡家的生意必须有个人懂法),进入台学院之后,面对各种各样的法条蔡英文简直一头雾水,根本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大学四年挂科不断。

  978年,蔡英文好不容易本科毕业,本以为从此可以告别考试,没想到蔡洁生又要求她继续出国念硕士,在当时蔡洁生所处的圈子里,小孩的学历是身份的象征,虽然蔡英文很不情愿,但当时已经是“司法院”院长的戴炎辉连康奈尔大学的推荐信都给她准备好了,她不得不从。这里要快速科普一下美国的司法教育体系,美国的大学本科是没有法律专业的,要想学法律做律师,就要在读完其他专业的本科之后通过LSAT考试,念完三年JD(JurisDoctor)再考律师执照,难度非常大。而针对海外已经有了基础法学教育的学生,美国大学里还有一种LLM(MasterofLaw)课程,只需要有托福成绩,读一年就能拿到硕士学位,但由于LLM大多是学校的创收项目,含金量远远不及JD,因此早期美国律所很少会录用LLM的学生,即使用了,薪水比起JD来也少很多。蔡洁生对这些当然是一窍不通,以为只要是康奈尔毕业出来都差不多,但蔡英文讨厌读书,当然选择LLM课程,而且为了不写论文,特意选了传统法方向,只要凑够学分就能毕业,可是即便这样,蔡英文上起学来依然非常费劲,为期一年的LLM课程,居然连学分都没修满。为了补足学分拿到学位,蔡英文不得不重新复读了一年,才终于成功毕业,如此丢人的事情蔡同学当然讳莫如深,于是她在自传里面,找了这么一个扯蛋理由为自己挽尊。

  而在蔡英文的维基百科上,针对这多出来的一年,对外的说法又变成考美国律师执照了。

  正所谓一个谎言需要一百个谎言来圆。蔡英文康奈尔复读毕业之后,蔡洁生才终于搞清楚这个硕士有多大水分,他非常生气,要求蔡英文继续读书,必须拿一个像样的学位回来。此前蔡英文在蔡洁生的安排下认了一个干妈,名叫辜严倬云,辜严倬云是辜振甫的老婆,当时掌管着台湾妇联会,妇联会是宋美龄创办的女人帮,里面全是高官的女眷。这一年辜严倬云帮蔡家行了两个方便,先是把刚刚在美国念完博士的蔡英文的姐姐蔡英玲安排进了妇联会,担任副秘书长,然后给蔡英文批了一笔宋美龄奖学金,把她送去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为了帮助妹妹快速拿到学位,蔡英玲安排蔡英文就读MPhil课程,通俗来说就是一个硕博连读,21个月的硕士课程到期后提交一篇论文,如果导师考评觉得不错可以直接跳入博士阶段,学业完成后拿到博士学位,如果没有通过资格考核也没关系,最差也可以拿到研究型硕士学位。以蔡家的财力,蔡英文在英国当然不可能经济困难,很明显,这是蔡英文的硕士课程结束拿到MPhil学位后,自己不想继续读博,于是找了这样一个理由自己主动退出了,她已经受够了无休止的读书考试写论文的痛苦生活,再也不想受父亲摆布了。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蔡英文电话不接邮件不回,好像人间蒸发一般,最终还是姐姐蔡英玲和她取得了联系,此时的蔡英文已经拿到了去新加坡大学当讲师的offer,准备一个人搬去新加坡生活。蔡洁生知情后非常紧张,发动家人一起劝她回家,他向蔡英文保证不再逼她读书,并提出可以把她安排进台湾的大学当教授,蔡英文这才回心转意。1983年初,蔡英文回到台湾,蔡洁生找到冯沪祥帮忙,给政治大学写了条子,政大在台湾相当于党校,冯沪祥是当时蒋经国的秘书,他的条子自然管用,没过多久,蔡英文就去政大报道了。(这张委托优先录用蔡英文的条子现在还能在政大网上查询到存档记录,然而只能看到标题,无法打开查看详细内容,具体原因后面会说)可是问题来了,根据台湾大学规定,要想成为副教授,必须要有博士学历,可是此前蔡英文不想读书主动退出了硕博连读课程,只拿到了硕士学位,连博士资格面试都没参加,蔡英文能够立刻被聘为客座副教授,显然是政大内部动用了手段,帮她篡改了博士履历。在此之后,蔡英文顶着假博士的头衔在政大期刊上发表了几篇论文,很快又被提升为正教授,升等速度之快,在台湾教育史上绝对都排得上号。再往后,蔡英文又以教授身份,通过检复特批的方式获得了台湾的律师证,并没有参加考试,而当时主管检复的“考试院”院长,就是第一届屏东旅北同乡会的创会成员,帮蔡洁生打下手的同乡会总干事伍锦霖。如果说蔡英文只是老老实实在大学当老师,或许这些背后的PY交易一辈子也不会有人care,怎料多年以后蔡英文稀里糊涂成了主席,又当选了台湾地区最高领导人,自然就躲不掉被人挖坟的命运。然而台湾公众看多了政客们贪污受贿和重口味的权色交易,这种学术丑闻实在碰不到大家的G点,因此学历和升等造假事件并没有对蔡英文造成什么伤害。最终,她竟然动用公权力,把自己的博士论文和教授升等相关的档案直接设置成了“国安”机密,要到2049年才能公开查看,相当不讲武德,这也就是政大的条子我们无法查看的原因。

  时间来到1988年,这一年蒋经国突然意外去世,李登辉继任,接下来的时间线就来到了「蓝绿统独往事」一集。在这集连载中曾经详细讲过,刚当上台湾最高领导人和党主席的李登辉一开始表面上继承着两蒋路线,但私下里却在串联各种本省台派势力,酝酿。彼时李登辉有个贴身保镖叫做李武男,他以前是拳击冠军,李登辉掌权后李武男变成了他的内务总管,而李武男也是屏东旅北同乡会的一员,是第二任总干事。

  通过李武男的引荐,蔡洁生很快和李登辉搭上了线,因为都是本省台派,又都有日本背景,两人一见如故,从此蔡洁生就成了李登辉最铁杆的金主之一,后者开始在岛内大搞黑金政治。有一次蔡洁生请李登辉吃饭,特意带上了蔡英文,席间向李登辉介绍女儿和他是校友(李登辉也是康奈尔毕业),并拜托他未来多多关照。不久后,1994年,李登辉便将蔡英文安排到会做了咨询委员,相当于政府出钱,养着一些专家顾问,是非常轻松由又钱拿的闲职。此时的蔡英文依然是学者身份,日常涉及的也都是经济法专业相关内容,并没有过多参与政治。事情的转折是在1997年。话说当时屏东同乡会里有个会务干事叫做李荷生,他是一个算命先生。李荷生最拿手的是八字和风水,他在南部小有名气,口碑很好,同乡会里商界政界的成员有事没事都会找他帮忙。1997年底,李荷生根据他对推背图的研究出版了一本《有字天书》,用一系列命理玄学对李登辉执政后的两岸关系走向做了预测,探讨两岸未来的统一问题,而其中最离谱的一条是他预言2020年会诞生第一个女“总统”。虽然我们都知道,这些所谓算命预测都是胡说八道瞎猫碰死耗子,大多都是江湖骗子罢了,但怎奈台湾人上上下下都非常迷信,甚至后来内部还有御用风水先生,美其名曰“地理顾问团”,实在相当离谱。

  这本《有字天书》面市之后,很快就在屏东同乡会里广为流传,以至于蔡洁生一连找了几个大师来给六个女儿测字,结果一致表示幺女蔡英文会有官运,蔡洁生于是希望她走出校园改走仕途,后来更是提前为自己造好了一个规格堪比古代皇帝的生坟,哪怕被罚1000多万也要布下一个旺官的风水阵,话说李荷生的《有字天书》几经辗转,最终通过李武男传到了李登辉手里,我们当然无法知道李登辉看过之后到底作何感想,但非常巧合的是,就在这本书出版的第二年,蔡英文的身份果然开始发生变化,真的从学者开始踏入政界了。1998年,蔡英文突然被调入“国安会”担任咨询委员,一个经济领域的大学教授,竟然和自己父亲殊途同归,进入了台湾的情报系统。这年秋天,两岸第二次汪辜会谈时,辜振甫点名要蔡英文跟自己一起去北京(一说是干妈辜严倬云点名的),在陪同辜振甫看了京剧《锁麟囊》后,蔡英文对当时海协会会长汪道涵发表感言,表示“两岸就像《锁麟囊》里的男女主角,虽有摩擦,虽有冲突,但最后终归会统一”,当然,多年以后蔡英文百般抵赖,坚决否认自己说过这段线年,在“国安会”提拔的研究经费下,蔡英文提出了一份“特殊的国与国关系”研究报告,李登辉以此为基础正式抛出“两国论”,引发两岸关系陷入紧张,这是蔡英文的名字第一次在国际政治舞台上被人们所关注,再后来就是李登辉一手策划让下野,亲手把扶上台,并亲自嘱咐重用蔡英文,于是从2000年起,蔡英文在扁政府里担任了4年会主任,开启了她的政治生涯。再再后来,2004年自导自演枪击案续命连任后,正式邀请蔡英文加入,而也正是在这一年,蓝营的《康熙来了》横空出世,后面的故事与本系列的大主题无缝衔接。通过今天这集内容大家应该不难看出,蔡英文的父亲蔡洁生,帮日本人修过战机,为搞过情报,又为“培养”出一个“英雄儿女”,他和李登辉一样,绝对是不折不扣的三姓家奴。可以说,蔡家的荣华富贵,是来自蔡洁生为权贵们鞍前马后,更是来自对于台湾女性的剥削与出卖,而蔡英文四十岁以前的人生,完全是在蔡洁生的一手掌控和的羽翼之下成长起来,享尽了各种便利和特权。讽刺的是,和李登辉一样,蔡英文青出于蓝而终成绿,最终竟成为了,然后终日将的威权和残害台湾人民的历史挂在嘴边,口口声声标榜公平正义和民主人权,实在是数典忘祖吃干抹净。本篇文章原作者BY:美工张铁牛发布